走走瞅瞅

学校的荷花开了

突突跑去的五月啊!

五月的周末的午后

我和婷婷吃完午饭,摊在图书馆的小凳子上,坐了一会儿,

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是,

人们都是一点点一点点走进大人世界的,

一开始是长高,再是疲于生计,

再是,在桎梏中丢掉青春年代里,

天不怕地不怕的扯高气扬。

 知道自己在失去,依然四下无言,

身处象牙塔的倍感焦虑,

是隐隐约约的感受到,柴米油盐里要独自面对的生活,

正面无表情,步步逼近吧。

风吹枯叶落,落叶生肥土,肥土丰香果)

书籍 《一个人的好天气》

潘婷寒假找我玩送给我的,很好看的封面,不大不厚,排版稀疏,就带了过来。

花了几个小时坐在阳台看完了,期间还和豪锋聊了下天吧。

最近也很丧,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候会觉得孤独,又不知该以怎样得方式和这个世界相处,对自己的笨拙,固执和放不下无可奈何。也许是妄自菲薄吧,也许大家都会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吧。


故事没有太多的起承转合,就是敏感执拗的女孩知寿和豁达沉静的老太太吟子一起生活的春夏秋冬里,无多痛痒无多悲喜只管向前的日子。宏观的看,一切都自顾向前,但在这些琐碎中,知寿在渐渐长大。

长大,是从向往孤独到痛恨再到接受且与之为伍,是放下那些以为死攥着就能长存的执念,是不再包裹自己...

五四,青年节

有时候觉得,虽然自己不善言辞,交往笨拙

但也,不能因此而逃避太多自己,明明喜欢着想要去喜欢的人们

我应该拥有,自己去向这个世界,表达喜爱的方式

我应该尝试。

学校里有一位卖草莓的老奶奶

总是出没在外院图文门口

没有支付宝

但是她有个小本子,密密麻麻写满了学生的名字

她说,可以先拿着草莓走,留个联系方式,下次有钱了再把钱给她。

初夏和野草莓

1 / 10

© 酸橙 | Powered by LOFTER